一只废兔子

只会传播负能量的负担

废兔子の一天(陆)

晚上,
废兔子做了一个梦。
一个超现实的科幻的梦。
在梦中,
废兔子被恶魔追杀着。
他在马路上绝望的跑着,
路边的人们兴趣盅然地看着。

“跑呀,跑呀!”
他们冲废兔子喊着。
“救救我吧,求求你们!我要被追上了!”
他带着哭腔求救。
“不行呐,恶魔会来追我们的。”
“是呀,是呀。你只是不够努力。”
他们嫌弃着,轻蔑着。

废兔子信了他们的话,
不断地自责着。
他的腿越来越重,
身后的恶魔越来越大。
“胆小鬼,跑什么?反抗啊!”
人群中,有一个声音尖锐地喊道。
“胆小鬼!打他们呀!”
“面对它们吧,你别无选择!”

废兔子麻木地捡起了一块又一块石头。
石头打在恶魔的身上,
他怒了。
他冲向了废兔子,并将他吞噬。
“救救我,救救我!”
废兔子无助地将手伸向路边的人们。
“走开,走开,没用的东西!”
“社会的负担!”
“活该,活该!”
“别想拉我们下水!”
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

他醒了,
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庆幸这只是一个梦。
是啊,梦嘛。
一个超现实的科幻的梦嘛。

等一下,
不对,
不对。
废兔子说错了。

这不是,
不是一个超现实的科幻的梦。
这是比现实还要现实的,
残酷的世界吧。

废兔子の一天(伍)
废兔子突然纠结起自己的名字来。
“兔子”的意义是什么呢?只是随便起的吗?还是,有什么意义呢?
废兔子不喜欢他的名字,就像他不喜欢自己一样。
“别人都有好听的名字呢,为什么我的名字这么难听?”兔子的眉头凝成了一团。
在废兔子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人温柔地叫过他的名字。
在废兔子的记忆中,他只会在闯祸时被叫到大名。
废兔子讨厌他的名字。
废兔子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他的名字能有什么意义。
能有什么意义呢?
就像废兔子的存在一样,能有什么意义呢?
废兔子的兔生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没有任何意义吧。
他在湖边坐着数起了星星。
一颗闪亮的流星把黑夜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你看!流星!”废兔子激动的跳了起来。
四周一片寂静,就连昆虫的声音都没有。
废兔子打了个寒颤。
许久,他对着湖里模糊的自己嘲讽的笑了一声。
“没有意义呢。”

废兔子の一天(肆)
废兔子及其罕见的睡了个午觉。
为什么说罕见呢?
废兔子很奇怪地讨厌睡觉,因为他觉得睡觉是在浪费时间。
如果可以的话,废兔子宁可每天不睡觉,一分钟都不睡,用这些时间去学东西。
废兔子有很多想学的东西。
倒不是说废兔子喜欢学东西,他只是不想变成一只没用的兔子,虽说他已经够没用的了。
他觉得,兔丑就该多读书。
但其实,废兔子也没多努力。他的成绩也不好。
他经常坐在作业前发呆,或是拿着手机看小说,欺骗自己是在学习。
没用的废兔子哟。
诶呀,扯远了。
睡午觉时废兔子做了个梦。
梦中,废兔子和几只看不清脸的兔子一起穿着厚厚的衣服,围着毛茸茸的围巾,带着帽子和耳罩,在像童话世界里才会出现的小镇上追逐打闹。
大概是圣诞的时候吧,小镇上四处响着圣诞的歌曲和清脆的铃声。
“You better watch out
You better not cry
Better not pout I'm telling you why
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穿成球的废兔子和看不清脸的兔子们快乐地打起了雪仗。
“He'a making a list
And checking it twice
Gonna find out who's naughty and nice
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他们堆起了一个巨大的雪人,看不清脸的兔子们把废兔子举了起来,好让他把胡萝卜插在雪人脸上做鼻子。
”He sees you when you're sleeping
He knows when you're awake
He knows if you've been bad or good
So be good for goodness sake"
他们一起装饰起了圣诞树,废兔子往上面挂了一个音符,一只小兔子,还有一个小天使。
小镇上充斥着的圣诞的气息让废兔子觉得圣诞老人马上就要坐着麋鹿出现在他面前了。
“O! You better watch out
You better not cry
Better not pout I'm telling you why
Santa Claus is coming to town
Santa Claus is--"
歌声戛然而止。
小镇不见了。
雪人不见了。
圣诞树不见了。
废兔子身边看不清脸的兔子们也不见了。
好黑。
好害怕。
废兔子惊醒了。
天空湛蓝湛蓝的。
微微干枯的草丛轻轻的抚着他的身体。
微风轻轻的吹着树叶,发出柔和的沙沙声。
“梦啊。是梦啊。”

废兔子の一天(叁)

“是不是我把耳朵弄折了,把毛色染白了,他们就不会讨厌我了?是不是这样我就可以融入这个世界了?”废兔子垂着头瘪着着嘴问妈妈。
一想到要被别人讨厌,废兔子的心脏就好像抽筋似的绞在一起,痛的废兔子快要窒息。
身上被松果擦破的伤口隐隐作痛,可是却不及他心里万分之一的痛。
“傻孩子。能不能融入这个世界取决于你的灵魂,而不是外貌。就算你把自己伪装起来了,该讨厌你的人照样会讨厌你,而喜欢你的人也不会因为你外貌的变化而改变他们对你的喜爱。”废兔子的妈妈放下了手中织着的毛线,扶了扶脸上的老花镜。“况且,你又能伪装多久呢?白色的染料终究会褪去的啊。失去曾拥有过的难道不比不曾拥有过更加的痛苦吗?”
痛苦快要从废兔子的眼睛里溢出来,他赶紧垂下了头。
“现在,也很痛苦。还能做什么呢?”他自嘲地哼了一声。
“想要每个人都喜欢你,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要去在乎他们对你的讨厌呢?如果无视掉他们的讨厌,只专注在喜欢你的人对你的关心和支持,你就会快乐很多哦。”妈妈温柔的摸了摸废兔子的头。“有的时候,换个角度去看待事物吧。你看你的耳朵多可爱,竖起来多有精神!你的朋友不都想要你的耳朵吗?”
”他们想要我的耳朵,只不过是因为他们都和大家一样有垂下来的耳朵罢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有着这样的耳朵是多么的痛苦。如果他们真的有这对耳朵的话,他们就不会想要了。”废兔子皱了皱鼻子。
“不许钻牛角尖。这么想也改变不了什么,不是吗?何必和讨厌的人过意不去呢?只要你心里足够强大,谁都不能打败你。”废兔子的妈妈弹了下他的额头。
“我懂的,我懂的啊!”废兔子抱住了头。
可是做不到啊… 废兔子在心里喊着。
也是啊,当然做不到啦。
要不,废兔子怎么可能是废兔子呢。

废兔子の一天 (貳)

废兔子曾经是只好兔子。
废兔子的真名叫“兔子”,废兔子是别人给他安的外号,叫起来顺口又切合实际,就这么的叫下去了。
废兔子曾经有很多喜欢做的事。
废兔子曾经是一只活泼又天马行空的开朗的兔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些东西变了。
兔子变成了现在的废兔子--一只一无是处的废兔子,一只爱七想八想乱猜别人心思,给自己添堵给别人惹麻烦的废兔子。
“也不能怪我吧,毕竟我是这么的和别人不一样。”废兔子看着自己脏脏的毛色默默的想。
“别人都是好看的白色,可我是脏脏的连灰色都算不上的鬼颜色。”废兔子往面前的小水坑里踢了块石子。
废兔子曾经问过妈妈为什么自己是这种颜色。
“大概是你出生的时候没洗干净吧,你勤快点,多洗几次澡,可能就白了。”妈妈看着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从那天起,废兔子每天一有时间就跳进小河里洗澡。
哗啦啦,哗啦啦。
可是,废兔子的毛什么变化也没有,只是蓬松了很多。
废兔子走到了小河边。
看着水里波动的自己,废兔子呆呆的站着。
忽然,他皱了皱鼻子,拿起一颗松果跳进了河里。
唰唰唰,唰唰唰。
他不停的拿松果搓洗着自己的身体。
他的皮被搓破了,血流了下来,融进了河水里。
废兔子好像感觉不到疼似的,他继续机械地搓着。
过了许久,废兔子停了下来。他呆呆地站在河里,双眼空洞。
血和着河水从废兔子的毛上滴落下来。
啪嗒,啪嗒。
废兔子哭了。
“我是一只怪兔子。”

废兔子の一天

丛林里有只废兔子。
废兔子和别的兔子不一样。
别的兔子的耳朵软绵绵毛茸茸的垂在脑后,废兔子的耳朵像天线一样硬邦邦的竖在头上。
“为什么我和别的兔子不一样?”废兔子第一百遍问他妈妈。
“可能你长着长着就一样了。”废兔子的妈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废兔子讨厌他的耳朵。
“你看,又是那只怪兔子!”他听见别的兔子在议论他。
“变异了么,长得真可笑。”另一只回应道。
大概吧。
大概是变异了吧。
不管是外貌,还是心,都变异了吧。
散发着令人讨厌的气质的废兔子。
死了会更简单的吧。
肯定会的啊。
有人会在意世上少了这么一只废兔子么?
开玩笑么?怎么可能会有人在意?他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吃饱了撑的?
可是,还是有的吧。他的爸爸和妈妈。
“妈妈,我想你了。”
“怎么了?我也想你。”
“妈妈,我爱你。”
“傻孩子,我也爱你。”